中国女子网球冠军
_×
 投資人說,智能和硬件不是智能硬件的核心

在“智能”逐漸雞肋、硬件依舊依賴傳統團隊的今天,打“智能牌”和“硬件牌”幾乎都成了偽命題。建立一個服務于用戶需求的價值體系,或許是一個新的發力思路。在服務價值體系上,每一個環節都并非獨一無二,但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競爭力。此外,在這個過程中,如何處理與傳統領域玩家的關系,也是“言必稱顛覆”的創業者們需要面臨的問題。

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

在蘋果商店,一款叫the one的智能鋼琴,據稱其銷量已經登頂同類商品。據了解,這款智能鋼琴與其說是鋼琴,還不如說是電子琴,售價3999元;在“智能”方式上,the one的思路是借助iPhone、iPad等設備,通過APP進行教學,從而讓不懂鋼琴和樂理的人也能彈出一首完整的曲子。

但蹊蹺的是,據鳳凰科技了解,這個來自創新工場的項目,并未在工場內部被歸于“智能硬件”項目中。

從市場評價上看,the one作為一款“鋼琴”,至多只能說是差強人意。有網友戲稱,如果想買個玩具,又有錢,買the one就值得;如果你想認認真真彈鋼琴,就不值得。

與此同時,隨著部分傳統鋼琴廠商意識到這種產品形態,也開始試圖效仿,其中國內鋼琴公司海倫鋼琴已經有了類似測試機。這對于倚靠OEM、并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the one來說,是個不小的挑戰。

了解the one項目的創新工場合伙人賴曉凌向鳳凰科技表示,即便是面臨這種挑戰,the one也擁有自己的優勢,即現在已經開始積累的音樂教學內容服務平臺。

“這些都是傳統鋼琴廠商做不了的。the one鋼琴,實則是一個在線教育項目,一個瞄準音樂入門教育細分市場的產品,硬件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”,賴曉凌向鳳凰科技解釋。進一步講,the one的目的在于通過硬件承載起一個內容服務平臺,即便“硬”不起來,也可以通過“軟”性服務取勝。

不僅僅是the one,在智能硬件領域,植根互聯網的團隊很難將硬件做到優于競爭對手的境地。而細究其原因,主要還是傳統領域的玩家遠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被顛覆。

做“硬件”和做“智能”都成了偽命題

事實上,即便在移動互聯的大環境中看,談顛覆傳統行業也許同樣是一個偽命題----打車軟件離不開的士,外賣軟件離不開飯館,而智能硬件,最終還是離不開老牌工廠,諸如,富士康

上述提到的美圖手機就是一個例子。美圖手機前兩代的代工廠商并不是富士康,直到第三代富士康開始深度介入,品質得到顯著改善。業界人士普遍認為,雖然中國早已是世界制造工廠,但真正能制造好機器的中國工廠卻并不多。

“先期設計、開發,再到在富士康高價開模,這些對于互聯網企業是十分困難的事情”,熟悉供應鏈的相關人士表示,“這也成了互聯網企業進入傳統行業的巨大門檻”。而很多智能硬件同樣對傳統工廠有著高度依賴,“墨跡天氣的空氣果之所以在設計上受到贊譽,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其采用了與蘋果電腦相同的產品線”,當然,這個產品線依舊屬于富士康。

一位來自深圳的創業者告訴鳳凰科技,內地互聯網公司做硬件至今基本都還停留在貼牌,只是程度有深有淺。“淺度”貼牌如近期華為與創維酷開合作的智能電視,依舊由傳統廠商主導絕大多數環節;更深層次的合作項目,會根據需求外包或引進相關硬件團隊,不過產品本身研發、設計等環節的話語權多還在硬件團隊手中,只是在對外營銷時模式會有所變化,實質上還是貼牌經濟。

更危言聳聽的說,比起互聯網顛覆傳統行業,傳統行業玩家擊退互聯網企業也許來的更現實。諸如“智能”空氣凈化器,一套3M濾網為核心的解決方案+配套APP,傳統廠商同樣能做,或者說,核心技術在手的他們如果下定決心做,可能會做的更好。

據創新工場旗下小魚兒科技CEO宋晨楓介紹,近期公司新推了“小魚在家”看護機器人,其團隊的核心成員來自于成立24年的polycom公司多人通信系統團隊,硬件的設計、代工則完全是富士康操刀。另外,此前一直主做掃地機器人等家用品的科沃斯公司,也推出了一款主打智能家居的看護管家機器人“親寶”,可自由移動的機器人同樣可實現家庭互聯。

可以看到,“硬件”部分最終還是落在了略顯傳統的團隊上面。不能開模,難做設計,以及產品本身的技術門檻,制約了互聯網團隊在“硬件”上的開拓。而談及智能硬件的“智能”部分,宋晨楓向鳳凰科技表示,其產品主要服務于有看護家中留守老人小孩需求的用戶,于是他們做出了不能移動的小魚在家機器人。究其原因,在于其瞄準的是固定場景下的看護,“機器人跑來跑去反倒會給家人帶來麻煩,即便移動會顯得更酷”。

更多的使用層面中,不少普通用戶發現,本來直接手動就能關掉的設備,變成智能硬件后,就需要掏出手機解鎖、滑動、進入APP最終關閉。至于空氣凈化器的智能化,幾乎無一例外的是簡單的配上APP,而核心過濾技術大同小異,上游技術和核心零件供應環節依舊沒有變化。于是造成了換個殼就能賣的現狀,如同當年盛極一時的聯發科MTK手機。

智能本沒錯,但為了智能而智能反倒是陷入了新的誤區。

智能硬件的破局猜想:服務價值體系

或許,談“智能”和談“硬件”都是談智能硬件的幌子。賴曉凌認為,建立一個基于需求的服務價值體系至關重要。

回到the one要做的內容服務平臺上,傳統廠商難做好,主要還是因為在其觀念中,將自身內容平臺開放給競爭對手是近乎不能想象的事情,植根互聯網的團隊則沒有這些顧慮。通過內容和服務的積累磨合,將硬件納入到其中一環,至少可以保證公司的生存。在未來的道路選擇上,賴曉凌稱“可以選擇合作,也可以選擇合資”。

國內手環廠商咕咚也在近期推出了咕咚ROM 1.0,并表示該ROM將適配更多手環廠商產品。咕咚團隊稱,未來將會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“手環解決方案”上,即成為智能硬件的內容及服務提供方。

這也類似于我們所熟悉的以MIUI為中心的小米模式,但并不僅僅是。智能硬件的服務廣度要大得多,包括構建內容、形成軟硬件一體的物聯網服務,甚至是基于以上的生活方式。

太火鳥創始人雷海波向鳳凰科技表示,做智能硬件的最高層次,是向消費者展現出一種新的生活方式,GoPro就做到了,雖然就智能硬件的現有標準看,它并不是“智能”方面的標桿。剝離GoPro的各個環節,每一個模塊都并非難以拷貝,但一旦合在一起形成體系,卻鮮有廠商復制過去。

也許這就是智能硬件領域的自有價值體系所在:需要場景提供需求,進而形成一套完整的服務邏輯,無論這套邏輯是基于內容還是基于分享。至于硬件,交給最擅長做硬件的團隊就好。

在一些投資人看來,很多智能硬件團隊其實走偏了。現在的智能硬件,一個關鍵問題還是在與如何處理互聯網/移動互聯網與傳統領域之間的關系:與其去談顛覆,不如談融合,融合的要旨在于服務于用戶需求,兩個領域的玩家在這個目的下其實沒有太多不可調和的矛盾。

也許需求至上的道理并不難懂,也的確有不少人認識到了“智能”和“硬件”都是幌子,頂多成為方式,并非目的,“于是創新工場投了很多看起來不那么酷、甚至有些土的項目”,賴曉凌補充道。而這些項目,據稱大多可在特定情境下解決用戶的剛性需求。比起搶傳統廠商的飯碗,互聯網/移動互聯網團隊的機會,也許更多在建立其價值體系服務于用戶以及傳統硬件廠商上,或者通過資本操作如并購、合資深度為這些廠商服務。

傳統領域的玩家,大多則不會死。甚至很有可能,會成為最終的幸存者。

結語:淡化“智能”和“硬件”的標簽,選擇做服務價值體系已經成為不少團隊選擇的新思路。但如何做好這種服務,其實是個更加難解的問題。但至少,路沒走偏,方向應該是對的。

來源:鳳凰網

版權所有:重慶領略科技有限公司?2012 渝ICP備11003211號-1
中国女子网球冠军 1到21数字游戏 爱彩人彩票官方版下载 二人麻将技巧之猜牌技巧 乐猫彩票投注平台 6月18日老时时 欢乐生肖玩法规则 豪门娱乐注册登录平台官网 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彩票赌大小单双的彩种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查询彩票是否中过奖 重庆时时全天个位计划